sidebar 隐藏/显示
2007-01-01

零点思绪 - []

    一年有365个零点,人们大都心安理得波澜不惊地轻易跨过,或在梦乡或在工作或在玩乐。但今晚这个零点,一个时间上的坎儿,却很少有人能不放慢脚步,回头望望,低头想想,再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向前方。跨过这个零点,人生的书页就要翻到下一个章节,在下笔之前,怎能不看看前面的未干墨迹,点点涂改?
    2006年过得怎么样,恐怕每个人心里都算过一笔帐,没有明细帐也有盈亏帐。时间是成本,大伙儿一样多,谁也别想多吃多占少用少花,这是老天爷定下的规矩。而这一年的成败高下,盘点时的喜怒哀乐,全在于我们拿时间换回了什么。这么说也许有点儿功利,可我觉得,对待时间,还是功利点好。时间的不羁与霸道,就在于你永远只能save而不能earn,这点儿不如钞票。
    每个人都会说自己的某某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是改变命运的一年。那是必然的,一年的跨度还是很大的,足够让一些大得大失发生在其中,扳动人生的道岔,涂改人生的底色,变奏人生的伴乐。我的2006也不例外,失恋让我看到感情层面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与浅薄,实习让我认清自己的能力所在和今后的事业方向。我很感激这两个事件,一剂苦药,一瓶糖浆,苦苦甜甜,人就这么强壮起来了。其他的日子,似乎又太平庸了,我暗藏着发愤图强的决心却浑浑噩噩着。愿望和现实为何总是两张皮?我不想原谅自己,可人总能找到理由原谅自己,于是我又会与同样的错误在前面不远处邂逅。
    是不是太悲观了呢?我只想让自己在下一段路上更警醒些,更稳健些。希望明年的此时我会用乐观的笔调来书写。

2006-09-25

率性为文 - []

    两个月以来没有写过任何像样的文章了,我的博客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摄影博客。对摄影和文字的取舍不是刻意作出来的,而是不知不觉演化成了这样。这可能也是一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选择吧。我一直疑惑,从学前班的看图说话到大学里的专业论文,文字写了十来年了,却始终写不出摄影所能给我的那种流畅的感觉。我写东西极便秘的,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坐在那里吭吭哧哧为下一句话斟酌再三,左右为难。慢工出细活倒也好了,可写出来的东西大部分都让我枪毙了,苟活下来的不多。可能我有点眼高手低了,这臭毛病使我对别人文章的评价大幅打折,也使我自己的文章大量夭折。
    也许我太把写作当回事儿了,唯恐自己写得不好,露出自己文化上的破腚(顺便说一句啊,我强烈认为露出破“腚” 比露出破绽更能表达这个词的本义),于是写作时就少了那份从容与潇洒。与我相反的例子是许慧的文章。她的文章几乎没有不跑题的,天马行空海阔天空四大皆空,反正想到哪就写到哪。读者跟着她随机性极强,变化特别多端,狡兔尤其三窟的思路东奔西跑上窜下跳,当文章戛然而止时,你茫然地挠着后脑勺,却早已找不到来时的那条羊肠小道。但我特欣赏她文章的洒脱与率性,开放与活跃,还有大量能媲美我语录的妙言妙语,如
    “如果上帝和真主有过节,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无声无息的背弃比大吵大嚷的暴力更令人颤栗。”
    “太疑难的东西何必找来折磨自己的大脑和心脏呢?当头思考不清楚问题时,我就用脚指头!”
    “读书可以使人的生命层叠,以一生时间经历千百倍的精彩。”
    事实证明,把写文章太当回事儿了,反而写出来的东西却不像那么回事儿。也许,我以后该写得随意些了。

2006-07-25

当爱好变成工作 - []

    前几天自己琢磨出一句话:“爱好变成工作,就像恋人变成老婆。”写在博客上,然后惊喜地发现这句话分别被许慧和李鑫的文章所引用。自己的思想得到哥们儿的认同,绝对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
    在师兄的博客上,看到这篇文章:

    “每天都是频繁的采访,或是在办公室等待采访,突然有一天,竟厌恶了这种习以为常的工作方式。
    想拍的更随意一些、更阳光一些。那些车祸、跳楼、火灾,统统滚去吧,别人家着火,关我球事,我为什么要冲在消防队员前面,拍下这些丝毫没有价值的所谓“新闻”?都市报的新闻能不能不这样的琐碎和无聊?    休息吧。现在正是时候。
    习惯了用图片说话,文字及口头的表达竟日渐衰退。真担心长期这样下去,有朝一日自己会话不成句。
    明天拿起长头,拍拍燕子,捕捉一下自由飞翔的感觉,真好。”


    说真的,我还不能体会师兄的感觉。对于刚刚涉足新闻摄影工作的我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每一个新闻现场,无论是宏大还是琐碎,不管是危险还是平静,都对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那用镜头捕捉精彩瞬间的体验,真的很奇妙。以前的我是个比较娇气的人,不愿吃苦,不想受累,现在不同了,冒着高温在外奔波采访已是家常便饭,有时没有采访车,还得自己跑到现场,一天衣服湿透好几次是很平常的,但我却心甘情愿,乐此不疲。这就是激情。
    激情总会消退。这个结局,在如我一般依然保有激情的人看来是可怕的;在那些激情逐渐黯淡的人看来是可悲的。不过,在爱好的基础上工作,总比干自己从不喜欢毫无兴趣的事要幸福百倍。我希望自己将来能从事与摄影有关的工作,而且也很可能有一天自己会倦怠,但我绝不会怀疑自己当初对这个爱好的选择。这时所急需的,是一种调节,就像师兄所说的“拍的更随意一些、更阳光一些”,“拍拍燕子,捕捉一下自由飞翔的感觉”。也许那份失落的激情会一点一点被找回。

2006-06-29

芳草碧连天 - []

    掐指一算,竟然已经9天没有更新我的博客了,创开张以来歇业最长纪录,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儿不象话了,深感对不住一直关注我博客的各位好友。其实每天都惦记着这事呢,无奈复习缠身考试压顶分身乏术,几天不来,思想的自留地早已芳草碧连天,心灵的小窝棚也快蛛网密如纱了,痛心痛心。
    人这辈子总要坚持干点儿什么,事大事小因人而异,力所能及就行啊。想干大的,好啊,“革命一辈子”“解放全人类”;干不了大的,那就每天做200个俯卧撑或是每天坚持吃鱼香肉丝什么的。写博客也是一个小小的坚持,对我却意义重大。往大里说,坚持,是我履行对自己的承诺;往小里说,我也不想几十年后,当孙子(可能是吧)问起我来:“爷爷,你这辈子都坚持做了哪些事呀?”我的回答除了吃饭睡觉,竟没有别的。那我这张老脸还往哪儿搁,岂不是要贻笑子孙了?
    明天下午还有最后一门考试,今天却已按耐不住蠢蠢欲动了。快乐的大洪水本要明天决堤,今天先管涌一下吧。推开课本,背着手悠闲地走在自留地里,拔拔杂草,扫扫蛛网,这里量量,那里划划,心里盘算着下一个丰收季节……

2006-05-29

一声叹息 - []


    概率论,唉……
    看不懂,唉……
    算不出,唉……
    这段日子叹息明显多了起来,因为不得不硬着头皮学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生活在威逼利诱我:不好好学你就等着挂吧,挂了以后还得学。若是过了就可以理直气壮得跟数学说分手,今生今世不再见它。《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简直就是一泡臭狗屎,每天微笑地看着我一口一口啃完它。曾咬牙切齿地说,他妈的考过了就把全部高数课本一把火烧了!!冷静一想又觉极为不妥。古今中外,烧书之事都是秦始皇,纳粹党,红卫兵这些暴君暴政暴民做下的,咱好歹也算个文化人儿,咋能跟他们坐一条板凳蹲一个茅坑呢?不烧了,不烧了。唉……
    如果人生是本书,叹息就是标点符号,读着读着就该你停顿下来叹口气了。我突然很想知道我这辈子第一声叹息是因为什么。显然,这已经是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了。大概是因为比别的小朋友少得一朵小红花儿,或是妈妈晚来幼儿园接我了一会儿。呵呵,当时坠在心头的郁闷现在都不足挂齿了。可见今天令我烦不胜烦的概率论等我老了也会成为不足挂齿的远年回忆。突然又想知道我这辈子最后一声叹息是因为什么。为自己的行将就木?为自己的碌碌无为?为自己的不肖子孙?为自己的糟糠之妻?呸!呸!我咋就不盼自己点好呢!唉,走着瞧吧。无论如何,这声叹息都会相当沉重,沉重到叹过了就再也拾不起来了。而且这声叹息也会极富总结性,今生多少事,都付叹息中,不再需要任何叹息的补充。
    也许,人这辈子的第一声叹息与其最后一声叹息便是人生的一个绝佳概括。